国内 > 正文
广同网头条热度:

同性恋最无奈的瞬间,你有吗?

对于我来说,出柜这件事一直难以启齿,是我最无奈的。瞬间太多,没有之一
 
我一个好朋友,有一次喝酒他对我说:“我看不透你。”我愣了一下:“啥情况?”“我始终觉得跟你吧,关系很密切,但是隔层纱。上次从老家给你带的玉米,你对我说谢谢,你太过客气了,这不像很要好的朋友啊。”
 
我笑着打哈哈:“哪有,我就是这样的人,对谁都会说谢谢,这是口头禅啦。”
 
我的朋友握紧了酒杯:“而且我也觉得自己不像好兄弟,我一直对你絮絮叨叨将我的烦恼我的生活,但我似乎从来不了解你的生活,听不到你的心里话。”
 
我略微感到尴尬:“没有啊,我这人就这样,不太习惯分享自己的生活和烦恼。”
 
他:“你说你吧也没女朋友,偶尔周末约你出来你还有事,也不知道你忙啥。”
那一瞬间,很想对他出柜,把自己的情况讲出来。
 
可懦弱而无奈的我,只是借故去了厕所,回来后就顾左右而言他。
 
 
大学好友,去沈阳出差,周五跑来看我,周六就走。
 
吃饭期间我问他:“为啥着急回去?来了就多呆两天周日再走呗。”
 
他说:“不行啊,我要回长沙看妹子。话说你怎么还不找个妹子稳定呢,再不把自己嫁出去就老死了,哈哈哈…”
 
“我还没玩够呢,再说35结婚也不晚啊。”
 
“我了个去,35岁你还能行吗?”
 
我怒骂:“滚蛋,都跟你一样啊,30没到就不举了。”
 
他哈哈敲了我头一下:“我就是说别总单着了,一个人打拼太很辛苦,给自己一个寄托没什么不好。”
 
当时差点泪目,依然忍住了对他出柜的想法。
 
 
就在昨天,跟五个前同事喝啤酒吃火锅,比我年长的马上做父亲,比我年幼的刚领取结婚证或筹备领证中。
 
席间,我的终身大事一直是他们探讨的话题。
 
大哥对我说:“哪天让你嫂子给你牵个红线。”
 
我表情略僵硬:“啊,那个嫂子还两个月就预产期了,可别操心啦。”
 
“没事,她成天在单位就愿意张罗给别人介绍对象,我这自家兄弟还单着呢。”
 
我:“呵呵,哈哈,谢谢哥,敬你一杯啊!”
 
其他兄弟姐妹也跟着参合:“我们这拨可就你还单着了,我们巴巴都着喝你喜酒呢,赶紧的吧。”
 
接着他们向我灌输了领证的流程,录像宣誓的搞笑与美好,大哥分享了将为人父的紧张和期许。
 
美好然而不现实。
 
 
还有很多朋友,电话里微信上,经常要我快点找个女朋友结婚,他们是发自内心的关心我,希望我可以幸福的生活着。
 
很感恩他们的存在。
 
只是啊,我始终无法勇敢的面对出柜,不敢对关心我的朋友们敞开心扉。
 
我明知他们不会心存芥蒂,我却依然不能由此释怀,我担心就这样失去一份友谊,失去一种认同。
 
于是,我的生活像一幅泾渭分明的两仪图,黑色的一半是我的基友圈生活,白色的一半是我的日常圈生活,两者格格不入;中间的S型分界线,就是我思想和灵魂的写照,他们扭曲的维持着两边不越界,达到了一种变态的平衡。
 
最怕空气突然安静,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。

欢迎加入深圳同志QQ群:362420059;广州同志QQ群:724079377